书法网>都市>玉面狐狸 > 宫变
    血月从海平面升起,染醉了整片海水,血迹似干涸在寒宫的坑洼表面,摄人心魄的艳丽让人惶恐。柏树随风荡,就要荡到月枝头。柏树随风荡,就要落入广寒宫。

    金丝笼里的喜鹊不安振动着翅膀,扑棱下来几根松垮的毛,轻飘飘落到地面。

    霎时惊慌与嚎泣声音此起彼伏,羽毛似乎也为之一颤,抖动些许又被溅上了地面的泥点。

    月华宫内——

    宫内无几根蜡烛点缀,空荡室内的家具身影被无限拉长,逐渐吞噬了血月的贪婪侵略。

    芙妫木讷看着响动的声音,睁开了朦胧的双眼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好半天没有声响,室内安静如死寂。

    半夏似是刚哭过一场,哑着些嗓子道:“公主醒了,王……王后正宣公主们呢,去一趟罢…”

    芙妫迷糊中有些发懵,并没有将话听进去。

    她撩开了帘子,看到不寻常的月叹道头一回见。

    “半夏,你瞧这月,我头一回见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