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法网>都市>渣女修炼手册 > 捉J酒店
    凌晨两三点,衣逐闲从房间里赤脚出来,段清的房门微开,他心一惊,往前走了几步。

    他握着门把手,在段清房门口做了几个深呼吸,轻轻推开门。月光从窗户里照进来,床上的人已然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她什么也没留,哪怕一张小小字条。铺得整齐的床铺,一尘不染的房间,放回鞋柜的薯条拖鞋。

    一切的一切仿若都在告知着她昨晚的光临是一场虚无的假象,她就像一阵不会为任何人驻足的风,衣逐闲站在黑漆漆的客厅里,低头看着茶几上摆着的那袋药品,神色不明。

    他赤脚走回段清的卧室,打开衣柜一件一件挨个找过去,终于捕捉到一件淡蓝色衬衫上有淡淡的她的气息。夜色里,他掀开被子,整个人蜷缩着躺了进去,脸紧紧地埋在衬衫里。

    可风也会留痕迹呢,段清。

    强烈的鼓点,激烈的音乐,台上几个键盘手和女主唱在疯狂带热气氛,狂乱的人群上蹿下跳,酒杯激烈碰撞着,探查着性与爱的暗号。

    “段清!你不能再这么喝了!”白星翡猛地夺过段清手里的酒瓶,“别他妈喝了!再这样下去身子会垮掉的!”白星翡前几天一直在出差,今天刚下飞机回来就听到调酒师Baron战战兢兢地跟自己说段清已经连续两天睡在摇言,并且从早喝到晚。

    “星翡……我要走了……”白星翡抱着整个身子压在她身上的段清竖眉大叫:“走?!你走哪去啊?!”“我、我对、对不起他星翡……”段清闭着眼断断续续地嘟囔着,满脸醉态,像个熟烂了的红苹果,“再见……”

    辛西今天刚下班来摇言就看见躺在沙发上垂着手不停灌酒的段清,也陪着她喝了不少酒,她冲白星翡大喊道:“就是那个……那个什么闲!之前啤酒节那个!清清一直念叨他,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反正这两天一直喝得烂醉!”

    盖鸣闻言一砸酒杯接话道:“段清,他那天对你做了什么你都忘了吗?廖竣都跟我说了!要我说,这种男人根本不值得你为他喝酒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