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法网>都市>三相(NPH/骨科) > 第十章妇科检查
    镜光躺在冰冷的检查床上,被迫摆出一种屈辱的姿势,双腿向两边分开足以暴露sIChu的程度,以供旁人观察。

    nV孩双手紧掐成拳,掌心沁出汗水浸软了无菌垫,一用力就将其抓破。

    “再往下躺一些,腿分开,不然检查不到地方。”医生嗓音平稳,用棉签点按患者的外Y,像是在菜市场挑选适合的r0U块。

    脖颈僵y挺直,眼神直gg地盯着天花板。下半身又挪动了几分。

    棉签在yda0入口处轻轻剐蹭了两圈,收集到用来检查的YeT,再将其T0Ng进g净透明的试管,又用软塞封Si。

    镜光盯着那管东西,仿佛那是窥伺着她的猛虎。

    “你平时是怎么清洗sIChu的?”医生声音淡淡的,好似在跟她闲聊。“会检查自己的身T吗?”

    nV孩顿住了,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她甚至在夜里都害怕见到自己的梦,更何况是真真切切的身T;逃避,只要逃避,那些身上那些新旧层叠的伤口就不会存在。

    医生见病人摇了摇头,没有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已经可以了,把衣服穿上吧。”医生取下手套扔进垃圾桶,重新坐回办公桌前,在病历本上写写画画:“偶尔的zIwEi对身T没有伤害,但是平时没有控制好频率,或者不注意卫生,就会对生殖器造成影响。”

    那张依然陌生的脸浮现在脑海里,审视的眼神、刻薄的嘴唇,伪装出来的和善笑容,以及随着音调轻柔的话语而ch0UcHaa的节奏。

    镜光躺在冰冷的检查床上,被迫摆出一种屈辱的姿势,双腿向两边分开足以暴露sIChu的程度,以供旁人观察。

    nV孩双手紧掐成拳,掌心沁出汗水浸软了无菌垫,一用力就将其抓破。

    “再往下躺一些,腿分开,不然检查不到地方。”医生嗓音平稳,用棉签点按患者的外Y,像是在菜市场挑选适合的r0U块。

    脖颈僵y挺直,眼神直gg地盯着天花板。下半身又挪动了几分。

    棉签在yda0入口处轻轻剐蹭了两圈,收集到用来检查的YeT,再将其T0Ng进g净透明的试管,又用软塞封Si。